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

当前位置:首页>关于我们>公司活动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1-27

导语:

在经历了2016-2018年的长利润周期后,玉米淀粉行业迎来了持续时间较长的大范围亏损,全年开工率较去年出现了大幅下降,行业进入加速洗牌期,各企业面临着竞争加剧、原料成本提升、外部经营环境复杂多变等各方面挑战。今年非洲猪瘟疫情的加剧和中美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使得往年玉米和淀粉市场的价格规律在今年一反常态。玉米临储拍卖今年以2,191.03万吨收官,与18年的拍卖数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目前,玉米和淀粉市场在上述多重因素的扰动下,究竟该走向何方?近日,在大商所的特别支持下,我们深入华北深加工腹地,用5天的时间走访了聊城、宁晋、衡水、平原等地的玉米深加工企业。
 
我国深加工行业经历了40年左右的发展,于2000年突破玉米年消耗量1,000万吨大关,并在2010年左右达到了年消耗量4,000万吨的水平。预计到2020年底,全国深加工企业玉米年消耗量将接近7,000万吨。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底,我国深加工产能已突破1亿吨。

随着“十三五”对玉米深加工行业在政策上的松绑以及相关补贴政策的相继出台,行业产能在过去三年里进入加速扩增的快车道。当前新建工厂的平均单体产能已增至100万吨左右。无论是扩建速度还是单体产能,行业开始逐步向规模化、集约化发展,反映出当前深加工行业正面临着产能过剩的严峻挑战。

目前我国的玉米初/深加工产品依旧以淀粉类产品为主。从产业结构来看,截止2018年底,淀粉类产品占比在58%左右,其次分别是醇类(26%)、氨基酸类(13%)和柠檬酸类(3%)产品。同时,经过十余年的发展,随着深加工技术和产品质量逐年提高,深加工产业链条稳步向下游高附加值产品端延伸,赖氨酸、色氨酸、苏氨酸以及各类小品种酸的加工比重也在逐年增加。

但无论是淀粉类的初级加工产品,还是酒精、赖氨酸、色氨酸、柠檬酸、果葡糖浆等精/深加工产品,在2019年都相继步入亏损状态。亏损背后的驱动因素却大相径庭。

玉米淀粉、酒精类产品因加工端产能过剩,行业竞争激烈导致行业利润跌至成本线以下。而赖氨酸、色氨酸等深加工产品除去各企业加工工艺不同的因素外,主要还是受到非洲猪瘟疫情的波及,导致下游饲料厂需求大幅下降,加工该类产品的企业在年内均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亏损。

而小众产品如结晶葡萄糖酸钠(混凝土缓凝剂原料),基本不受淀粉行业自身产能的影响。上半年房地产市场向好,结晶葡萄糖酸钠的销售为生产企业带来了较为客观的盈利。下半年房地产市场逐步降温,对结晶葡萄糖酸钠的需求也随之下降,利润水平小幅下调。

在其他各类深加工产品相继步入亏损的大环境下,味精在2019年保持了一贯平稳的盈利水平,这与该行业自身具有极高的产业集中度有直接的关系。

站在供应端的角度,2019/20年度全国玉米主产区可定性为恢复性增产。

综合前期大商所以及各机构在关外四省调研的情况看,吉林和辽宁增产幅度较大、内蒙南部增产、内蒙北部与黑龙江接壤地区小幅减产。黑龙江作为前期市场关注的焦点,低温寡照和较为严重的涝灾对生长期的玉米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今年本地玉米改种大豆的面积也有1,000万亩左右,导致全省综合减产幅度预估二成五至三成。整体看,吉、辽、内三省的产量基本可以抵消黑龙江减产所带来的不利影响。关外地区整体小幅增产。

关内地区,仅鲁北和豫南的部分地区因前期干旱和虫害导致减产。河北全省、豫北、鲁南地区增产。安徽由于去年洪涝导致省内部分主产区绝收,今年普遍处于恢复性增产的局面。

河北省的主产区主要分布在邯郸、邢台、石家庄、保定、沧州、衡水等地区。去年的产量偏低,一方面是授粉时遭遇干旱天气,导致突尖较长;另一方面是部分地改种花生、辣椒等经济作物,导致播种面积下降。今年河北地区普遍增收200-300斤/亩,也属于恢复性增产。

整体来看,2019/20年度,黑龙江虽然大幅减产,但其他各主产省的玉米供应相对充足,供应面整体优于上一作物年度。

非洲猪瘟在今年5-6月份的第二轮爆发使得两湖、两广、云贵川等养猪大省的现有存栏面临大规模出清,导致第二、三季度内的能量、蛋白需求出现了断崖式下跌。在南方饲料厂对华北和东北玉米需求量锐减的前提下,今年华北玉米出现了往产区回流且回流量较大的情形。从走访的各深加工企业了解到,往年虽然也有外省粮流入的情况,但流入时间不足半个月,而且到车量少,不足以对市场形成扰动。但今年湖北、河南、安徽、江苏等地新粮流入山东以及河北销区的比例较往年高,而且出现了一些较为偏远地区的玉米流入山东的情形(如湖北襄阳、钟祥等地),持续的时间平均在6-8周左右。

此外,华北深加工企业每年7-9月份由于本地粮源不足,需要采购东北玉米以满足持续生产的需求。今年北方8港的集港量虽然创造了历史新低,渠道各环节库存同样偏低,但在南方饲料市场极为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山东出现了大量东北汽运陈粮在门前排队以及火运陈粮排至山海关外的景象,也从另一个角度佐证了饲料需求的坍塌间接导致了反常的贸易流向。

回流不论是来自华北其他各省还是东北,回流的核心是华北玉米深加工腹地。

此外,从各企业以及本地农户那里我们还了解到,河北和山东从2年前开始出现销售未脱粒玉米(以下简称“玉米锤”)的情形。今年山东地区农民直接销售玉米锤的比例达到了四成左右,河北比例超过一半以上,省内主产区如邢台、衡水等地比例更高。现在玉米锤多数集中在贸易商手里,“大农户”形态已略见雏形。原因有二:

其一,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进城务工比例增加,玉米作为简易种植型作物,投入时间较少,对家庭收入的贡献比例也在逐年降低,导致养殖户对玉米价格的敏感度持续下降。目前国内农业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贸易商的资金实力允许其拥有一定规模的机械化收割队,代替农民下地完成收割工作。

其二,尽管农民自行晾晒的玉米品质更加稳定,但农民的卖粮心态已随着贸易商介入收购玉米锤一事而悄然发生改变,而且直接将玉米锤卖给贸易商可以省去玉米脱粒、保存等环节,更加便捷的同时,农民收回资金的速度也更快。

从另一个角度看,贸易商囤积玉米锤不仅会占用大量地块,而且在集中收粮期内,在没有较好的存储设施的前提下,新粮水分偏高,容易变质。这也是贸易商们亟待解决的痛点,在未来1-2年内将倒逼贸易商在各粮站/收粮点搭建合格的小型仓库用于玉米锤的临时储存。

我们此行关注的另一个重点是企业的原料库存以及产品库存情况。整体看,在进入四季度后,成品库存均维持偏低水平,走货比较顺畅;而原料库存也基本在安全水平线之上。当前正处于新粮上市前青黄不接的时点,对于企业来说并不适合建立大量库存。企业建库存还是要结合自身的经营特点来设立相应的安全水线,保障生产的连续性。

今年新粮上市比常规年份要延迟15-20天左右,春节又较去年提前了15天,东北新粮的卖压变得相对集中,不排除后期价格继续突破前低的可能。目前市场中各环节企业观望气氛浓厚,渠道库存维持偏低水平,等待新粮上市。

关于环保这一常态化议题,在走访河北企业时了解到,自今年开始,尤其是临近北京的周边城市,若当日空气质量达到启动污染橙色预警的标准时,国IV及以下排放标准的车辆将不允许进入工厂(包含玉米深加工企业)。目前国V车占全国运输车辆比例不到20%,加之近期无锡高架坍塌事件后,史上最严限载令出台,短期内的双政策压力将使运输成本大幅提升,挤占部分由前期原料下跌所带来的利润空间,并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开工率的提升。目前来看,两项政策都趋于常态化、严格化、精细化,对河北省内深加工企业的经营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此外,我们还关注到,玉米淀粉在过去两年里的新增需求主要来自面粉加工和黑色系产业加工。以黑色系为例,铁粉和煤球在加工的过程中会加入少量的玉米淀粉作为填充物并增强粘合度,虽然该类需求目前尚不成气候,粗略预估仅占全国淀粉消费量的2%左右,但存在着巨大的发展潜力。下游需求的多元化或为当前的过剩产能在未来找到新的需求突破口。

生猪受限于行业周期和生物特性,存栏规模在短期内仍难有起色。今年8-9月,豆粕库存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豆粕价格也随之大幅攀升,可以看出蛋白类饲料需求出现了一定的恢复,并且恢复速度明显优于能量类饲料。但是该现象的背后并不是下游养殖存栏明显转好的驱动,而是当前存栏数量依旧严重不足所导致的二次育肥(压栏)以及外三元母猪转二元留种,二者的需求重心都在于增加饲料中豆粕的添加比例。未来6-9个月,蛋白需求结构会逐渐转变,能量类饲料需求也将逐步恢复,带动玉米价格的进一步回升。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非洲猪瘟不再出现二次大面积爆发。

综合来看,在临储库存逐步见底的前提下,今年黑龙江减产的话题已被盘面消化。目前市场的关注焦点也重新回到新粮上市时间以及后期的卖粮节奏上来。

南方养殖恢复仍有待时日,对玉米的利多提振,最快也是明年二季度的议题。目前深加工的需求虽已见好转,利润也在打平至微利之间徘徊,但目前距离东北新粮上市仍有一段时间,按照库存天数推算,近期部分深加工企业的库存已降至较低水平。新粮上市偏晚对于短期内的玉米价格存在利多推动,但这也使得后期卖压释放的时点在元旦及春节前出现的概率较高。中长期看,玉米将随着下游需求转好而开启新的上行通道。